美国公司会计造假案的思考

  频频曝光的公司造价案对股票市场带来了沉重的打击,公司做假账问题已经成为美国经济肌体上的一颗毒瘤,危及美国经济乃至世界经济的正常运行。会计造假背后的原因

  财务丑闻接二连三地曝光绝不是偶然的,而是有着深层次的制度上的诱因。一系列会计造假案暴露出美国为确保会计信息真实性所做的制度安排存在着严重缺陷,也与美国“新经济”下公司盲目扩张有关。

  经理股票期权(简称ESO)在美国被广泛地使用,成了美国公司治理的一部分。美国《商业周刊》说,ESO曾像魔法一般地刺激了美国20世纪90年代的经济繁荣。但相继曝光的美国大公司会计丑闻,暴露出ESO被滥用的弊端。

  在现实中,很多公司高层管理人员把推高股价作为工作的惟一目标。但单靠扩大销量,削减成本以赢得利润,股价的上升就会很慢。在缺乏透明度和有效监督的前提下,当公司的长远发展出现问题时,深知内情的公司管理层会被利益所驱动,不惜通过做假账来制造公司繁荣的假象,推动公司股价上涨。

  2.经济衰退,业绩下滑,为维系在投资者心目中的“英雄”形象,公司选择了造假这条“捷径”,这是会计造假的外在动因

  风险投资、IT产业和高新技术产业推动了美国经济近十年的繁荣,美国股市也出现了长达18年的牛市。随着90年代末网络科技泡沫的破灭,一些大公司陷入窘境,仅依靠正常经营的利润无法满足投资者对公司过高的盈利预期。面对来自股市的巨大压力,使得这些公司不惜挺而走险做假账,以虚增利润来维持股价上涨。

  美国公司的外部审计制度也有明显漏洞,主要表现为审计缺乏独立性。独立性是社会审计的灵魂,离开了独立性,审计质量只能是一种空谈。

  会计师事务所扮演审计和咨询服务的双重角色使审计的独立性受到损害。据调查,在美国563家独立会计师事务所中,来自非审计业务的收入已是审计业务收入的2.9倍。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前任主席阿瑟·利维特曾要求对会计师事务所同时提供审计和咨询服务予以限制,但遭到了“五大”的阻碍。

  连续不断的公司会计丑闻,引发了对“五大”空前的信用危机。为避免悲剧重演,恢复投资者信心,美国政府拟采取一系列措施,加强对会计业的监管。日前,美国参议院议员保罗·萨班斯提出了一条名为“2002年上市公司财会改革和投资者保护法”的议案,正提交参议院进行讨论。这项新的议案有两大特点:一,建立一个强有力的管理体系来监管上市公司的审计业务;二,禁止财会人员同时为一家上市公司提供审计和咨询服务。如果该议案得以通过,也许意味着沿用了100多年的会计行业自律机制将寿终正寝。几点启示

  美国被认为有着完善的市场经济制度与严密的监管,以及科学的会计制度,曾是我们学习和借鉴的对象之一。现在美国出了这么多金融大案,我们不能隔岸观火,幸灾乐祸,更不能为我国的会计造假找一个解脱的借口。这一系列事件,为我国证券市场和会计环境的制度安排提供了宝贵的借鉴。

  公司治理是确保会计信息的内部制度安排,美国的公司治理模式曾被视为成功的典范。现在股票期权受到质疑,独立董事也不独立,美国的公司治理模式暴露出诸多弊端。但美国的问题是制度完善中的问题,而中国的是制度建设中的问题,二者不可同日而语,我们不能因此而因噎废食。中国的许多上市公司有着与生俱来的缺陷,国有股“一股独大”长期困扰着中国股市。我们必须立足于本国国情,借鉴国际惯例,寻求中国的公司治理模式。

  对上市公司的监管分为五层:董事会、证券市场参预者、媒体、行政监督和司法诉讼。越靠前起的作用越直接,监管成本越低,纠错效果越好;越靠后“震慑力”越强,行政监督和司法诉讼主要是提高造假者的违规成本。

  反思安然事件的曝光过程,正是由于媒体与买方分析师不断地分析、质疑安然公司,才最终揭开了公司的财务黑幕。早在2001年10月中旬安然事发前,公司股价从年初的80多美元跌到当时的30美元左右,跌幅超过2/3,这正是投资者“用脚投票”的结果。

  因此,建立必要的市场做空机制、信息披露机制,使五种监管渠道合理分工,共同加强对上市公司的监管。

  诚信已从中国特色进入了“全球一体化”。科学的制度安排是诚信的保证,但制度安排不能取代诚信教育。当证券市场的参预者和监管者都不讲诚信时,任何先进的制度只能是形同虚设。美国公司系列会计造假案表明,诚信教育是全方位的。诚信不只是注册会计师的问题,公司要有诚信,券商要有诚信,律师要有诚信,政府更要有诚信。